至淳无声——品味陕西“汉中仙毫”

2010-2-17  18:31:14

茶楼林立,茶肆竞起,都市饮茶之风盛起。

茶香四溢,茶品叠出,这是都市人饮茶之欲日盛的见证。

徜徉其中,品味其间,感受到的,却是陕西茶市中陕茶居然也是一方被遗忘的角落。有人曾询问以经营陕菜而闻名的酒楼:“陕菜为何不配陕茶?”

杭州茶、福建茶等各路名茶经典,以其悠久的历史影响力和市场推广力而成为市场主流,偶有崇洋人群,还会不时以诸如立顿红茶等洋茶,刺激一下单调的神经;各类巧立名目的花样水果茶,则更是为对茶原本意味的直接背离。这就是西安茶肆原景图。

作为陕西人,我时常有一种深深的遗憾,为何陕茶不能堂而皇之直登大雅之堂,却总是屡屡屈尊在候补的位置?陕茶不甚公平的市场待遇,使得我消费茶的心态几近扭曲,经常拒绝外来茶品。我深知,喝茶绝不仅为解渴,更应是茶性和心性的契合相投。喝外来茶,我的心情是抑制的,心灵是麻木的,缺乏茶心感应的饮,只能称之为“秀”,有虚假矫情之嫌,此秀当可拒绝。这种偏执,一定会遭到经济学家的大肆攻击。这种排斥性的消费心理,绝不利于市场的繁荣和昌盛,大有划地为牢,自我设限,阻滞竞争,萧条市场之过。我在虞诚地接受这种批判之后,仍会执着于我的理念,我必须重申,茶非它物,情之所依品之所问,实为人性使然,尊重人性,无可厚非!

一个偶然似乎也充满着必然的机会里,我与陕南汉中仙毫相遇。在一个典雅、现代的汉中仙毫专卖店里,清一色的汉中仙毫、绿茶,盛装静然默立,满屋清香飘逸。一杯有清山绿水之画面质感的清茶,飘散着缕缕的清香,经由茶艺师纤细之手,肃然捧出,一袭栗香扑鼻而来,顿觉心神怡然,灵牟之气直冲脑际。忍不住举杯即品,丹田之间回肠荡气,一种茶与人的融合,享受的淋漓尽致。一方水土养一方人,这是我们每个人都深谙的道理,但我们却总违心地热衷于一些水土不服的事情。汉中仙毫,土生土长,大巴山深处的陕西绿茶,以它特有的秦情、秦韵,激发着秦人的情愫,激荡着秦人的情感。

在未接触陕南汉中仙毫之前,曾与人探讨过有关茶的三境界——喝茶、饮茶、品茶。以个人的生活经验的理解,“喝”是以渴为由,渴诱发喝,而喝为解渴而为;“饮”则是以静为本,以休整为目的,重调整身体,抒缓神经;“品”则应是以思为核,以愉悦心境,拓展心灵为目的,重在人文的升华;对喝与饮不仅能理解其意,并时有身体力行的体验,唯有品一直是我心中能理解,但却很少能直接体会的一种缺憾。

这种近乎苛刻的感觉终于在陕南汉中绿茶的品茗中浮出了水面,不由令我感慨万千。

人乃地缘之物,一生最难割舍的是浓浓的乡情。乡情是什么?对历经沧桑,饱尝世俗的人而言,无非就是人情、食情和茶情;当一个浪迹天涯,背井离乡的游子,回到家乡最经典的画面,几乎都是清茶一杯,美食一桌,乡里乡亲相伴左右,追昔忆旧。一位异国华人曾感慨地说:“人最不能改变的就是自己从小习惯了的胃口”,起始不甚理解,如今从肯德基“老北京鸡肉卷”的畅销和叫板可口可乐的茶饮料的流行读出了中国人对本土化市场产品的魂牵梦绕。的确,无论是一个国家、一个地区,或者一个人,当面对贫困的时候,总会有强烈的反判意识,对自己不曾拥有的,未曾熟悉的东西总会表现出强烈的、不成熟的冲动和渴望;而当拥有之后,却会日益感觉到,失去的才是弥足珍贵的。

我无意否认人们多样化的需求和多元化的选择,但我却要提醒现代人,不要铺天盖地的广告误导你的生活,牵引你的生活方式;应该在不断的选择中,寻找最符合最尊重自己的人性的消费内容。

我们曾经被五花八门的各种饮品所迷惑,狂喝其中,不亦乐乎;我们也曾被别人早已鉴定过的所谓经典“名茶”所左右,畅饮其中,浑然不知自己的身体更适宜何“饮”润泽,更不知自己的心灵更需何物呵护和抚慰。秦人秦茶,在陕茶中找寻秦人的情,秦人的韵,这才是秦人的一种文化醒悟。

陕西绿茶出身陕南巴山深处,高山云雾缭浸润出陕茶的醇厚,青山绿水哺育出陕茶的隽永,远离都市的喧啸和风尘,秉持着一种“至淳”的“无声”境界。没有红茶的浓烈热情,没有乌龙茶的张扬拥挤,它总是静静地,自信地一如颇具生命力的青山,巍然屹立,倔强地等待着你的欣赏和品茗,绝无心浮气澡的夸张,坚定地直立在杯中,正如陕人的耿直和正直。

茶性通人性,茶性透灵性;至淳之处,止于无声。

转自:陕西论坛(http://bbs.cnwest.com/thread-451188-1-1.html)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